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W生活台 >爱情里,最重要的就这两件事 >
文章信息

爱情里,最重要的就这两件事

作者:   发表于:2020-07-23  分类:W生活台 

爱情里,最重要的就这两件事

最近接连发生很多事情,那我开始回顾我这一段时间以来的人际关係和感情朋友等等,本来一直想不透,直到去按摩之后突然有一个领悟(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你能够对自己的身体好一点,身体会告诉你一些你一直以来忽略的答案XD)。

关係里面的两个要点

我发现爱情里面的两个要点不外乎:

1.你爱不爱他?

2.你委不委屈?

就这幺简单,如果你对他的爱可以cover你所承受的委屈,压过你们之间的冲突和差异,愿意替他牺牲一些事情,因为你知道那个爱大过于你付出的东西,整体上来说你在这段关係里面是满意的[1],儘管你们经常争吵、诸多不合、但由于他能给你的从别人那里无法获得,所以你甘愿为他做出这一切,因为在这样的关係里面,你可以看见快乐的自己。

相反地,如果你针对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像这样:「我爱他,但是⋯⋯」(一个肯定句后面接了「但是」或者是「只是」,往往表示否定的意思),那幺要不就你那个爱是有条件的,要不就代表其实你并没有那幺爱他,只是因为基于过往的习惯或者是放不下,所以为了避免自己认知失调[2],才说这样的话。想一想,在这段关係当中,大多的时候你是充满不安、担忧、痛苦、委屈,还是其实很多的时候你是快乐、自在、可以很安心的做你自己?

上面的这个「他」很好用,其实不只是指涉伴侣关係。可以是伴侣朋友、可以是一段工作关係、同事和伙伴、可以是你的家庭和课业,也可以是你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两个闭上眼睛的练习

让我们来看看前面这两点分别代表什幺意思。在心理学上,「爱」可以预测关係满意度,也就是说如果你越爱对方,你就越满意这种关係,你可能听过很多文章说过它包含亲密、激情、跟承诺[3],可是你知道吗,有件事情比这一切更重要——就是前面所说的,闭上眼睛想一想,你喜不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时候的你自己?那个时候的你,是充满欢乐、有创造力、自在安全而且不需要担心的,还是经常疑神疑鬼,怕东怕西,甚至想起他就是一种压力?

接着,「委屈」这件事情意味着「在这段关係里面,你是不是牺牲了某一部分的自己?而且这个牺牲并不是你自己想要的」。研究显示,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大概会在这样的关係里面经历许多忧郁的负面情绪[4]。但比起前面这些,还有一个其实扪心自问很容易就可以了解的东西──就是你可以闭上眼睛问问自己( 又来了,这篇文章很爱让你闭眼睛,有没有觉得不用吃叶黄素眼睛也很好XD):你跟他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你最近是变得越来越喜欢自己、呈现出更多不同的自我面向(Self-expansion),还是变得越来越讨厌自己、自己的力量和声音越来越小了[5]?如果是好的改变,又是否能「自己来」,或从其他关係或活动中取代[6]?

透过问自己上面这些问题,或许你就会发现,一直以来那个答案都很清晰,只是你一直缺乏勇气做一些决定而已。

爱情,其实就是「在,意」两个字

多年前我参加一个聚会,刚好聊到一件事情让我印象深刻。其中一个朋友A提到,她一直很在意他的伴侣,可是她的伴侣好像并没有「回报」同等的在意,她觉得很不公平。另外一个朋友B回覆他一个非常有哲理的话,他说感情说穿了不过就是「在,意」两个字而已。我一开始以为他讲的是感化,还好他后来有解释,他说,如果你要判断这个人是不是值得继续在一起,你只需要思考下面两件事情:

●在这段关係里,你觉得自「在」吗?

●跟他在一起的这段时间,你有没有觉得活得有「意」义?

要达到第一件事情,也就是对方要能够对你做到无条件正向的关怀,他能够接纳你的好与不好,接纳你表现出真诚的自己(甚至接纳你不表现出真诚的自己);而如果要达到第二件事情,就是米开朗基罗效应所说的[7],每天每天,你都能够感觉到自己变成更好的人,你喜欢你们的相处和讨论,既使是冲突和争吵,你也发现了一些你没有看见的缺点,而且那些修改,也的确让你进步。

回首这篇文章,一共提了六个观点(我果然是废话王,说好的两件事呢?),看起来有点不同又有些重叠,但其实都是一样的,就是你有没有面对你内心真诚的感觉。当别人问你说,你为什幺还想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你内心冒出的第一个声音往往是最真实的,它可能代表你的恐惧、你的放不下、你在这段感情里面最多的挣扎等等。如果你还无法做出决定也没关係,你可以练习像是守住一个火焰一样,好好的珍惜这个体会,因为有一天,它将会在你心中慢慢萌芽,在你需要的时候,为你说话。

海苔熊

延伸阅读

[1]Hendrick, S. S. (1988). A generic measure of relationship satisfaction. Journal of Marriage and the Family, 93-98.

[2]Festinger, L. (1957). A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 (Vol. 2).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3]Sternberg, R. J. (1986). A triangular theory of love. Psychological review, 93(2), 119.

[4]Whitton, S. W., Stanley, S. M., & Markman, H. J. (2007). If I help my partner, will it hurt me? Perceptions of sacrifice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ocial and Clinical Psychology, 26(1), 64-91.

[5]Mattingly, B. A., Lewandowski Jr, G. W., & McINTYRE, K. P. (2014). “You make me a better/worse person”: A two‐dimensional model of relationship self‐change.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1(1), 176-190.

[67]Mattingly, B. A., & Lewandowski, Jr, G. W. (2013). The power of one: Benefits of individual self-expansion. The Journal of Positive Psychology, 8(1), 12-22.

[7]Drigotas, S. M., Rusbult, C. E., Wieselquist, J., & Whitton, S. W. (1999). Close partner as sculptor of the ideal self: Behavioral affirmation and the Michelangelo phenomen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7(2), 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