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现在的位置:主页 > Q生活城 >住家入贼失窃首饰现金‧未婚夫妇或展延婚礼 >
文章信息

住家入贼失窃首饰现金‧未婚夫妇或展延婚礼

作者:   发表于:2020-06-17  分类:Q生活城 
住家入贼失窃首饰现金‧未婚夫妇或展延婚礼(雪兰莪‧斯里肯邦安23日讯)準备于年杪拉埋天窗的未婚夫妇住家遭爆窃,被宵小偷走準备在结婚时派上用场的金项鍊、金戒指及现金,损失达9500令吉。由于婚礼使用的金饰及现金全被偷走,令这对未婚夫妇慨叹,年尾的婚礼可能要展延举行了!这宗破门行窃案发生在武吉沙登的威斯达沙登公寓内。36岁的许家进(技术人员)及未婚妻陈慧珊(26岁,书记),于3年前迁入该公寓第12楼的单位,之前不曾遭爆窃。这对未婚夫妇说,更令他们不满的是,他们在遭窃事件后寻求公寓保安人员及警方协助时,却被这两个单位抛下一句“惟有当你们不幸运啰”,顿让他们感受到甚幺是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撬开厨房窗口铁架爬进许家进及陈慧珊于週六在斯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共同叙说单位遭破门行窃的经过。许家进指出,其单位于4月12日遭暴窃,当天他约傍晚6点放工后返回住家,一打开门就发现住家凌乱不堪,房间及偏听的物品零零散散地掉满一地。“由于住家大门好端端地未有遭撬开迹象,让我以为是未婚妻的杰作,但检查后才发现竟是宵小撬开厨房的铁架锁头,从窗口爬进来偷东西。”他与未婚妻事后检查屋内的物品,发现两条价值4000令吉的金项鍊、7枚价值3500令吉的金戒指及2000令吉现金皆不翼而飞,损失惨重。陈慧珊指出,她将金饰收藏在屋内不同角落,连未婚夫都不知道藏在哪,但宵小却能轻易把金饰全偷走。珍藏首日封古币也偷走她说,其中一枚金戒指是準家婆送给她,甚有纪念价值。除了金饰及现金遭偷窃外,两人也不见了两台手机、一部相机及汽车钥匙。另外,许家进有收集首日封及旧纸币的嗜好,这些具有价值的物品也获得宵小“青睐”,把许家进珍藏多年的两大包首日封及旧纸币一併取走,令他心疼不已。两人慨叹,他们只是普通打工族,好不容易存钱购买金饰,计划年尾举办婚礼。“如今金饰及现金都被偷走了,相信婚礼也要展延了。”两人将依照原订计划于5月注册结婚,至于华人传统婚礼或会展延举办。警方公寓保安冷嘲不幸许家进和陈慧珊发现住家单位遭破门行窃后,马上报警处理,但报案过程一波三折,而公寓保安员也表现得事不关己,令两人对警方、公寓管理层及保安人员的态度不敢恭维。扫指纹粉末贵捨不得用陈慧珊说,“我当时非常焦急,并且依据报章刊登的警局电话尝试联络警方,但这些电话号码不是无法拨通,就是对方表示我的住址不在该警局管辖範围内,我惟有打最‘传统’的‘999’报警。”她声称,警方于半小时后抵达其住家,进行扫指纹程序展开调查,暂未有结果。当时,他们也在一个鞋盒发现一组完整的指纹,于是马上交予警方处理,惟对方却反问两人,“你们知道扫指纹的粉末很昂贵吗?”并简单表示已取得有关指纹为由打发两人。他们也曾向公寓保安人员投报,惟保安人员仅表示“就当作你不幸运吧!”,管理层也未进一步採取行动加强防範措施。“负责调查案件的警员同样说‘是你们不幸运’之类的话,但我们不认为这种理由可以了事。我们不希望过着心惊胆战的日子,也希望藉此呼吁其他住户及公众提高警惕。”斥公寓管理层不闻不问许家进及陈慧珊对公寓管理层对事件不闻不问的态度感到不满,希望管理层能採取防範措施,勿让爆窃案再次发生。“我们每个月缴付约97令吉的管理费,就是希望能住得安心。但我们的单位发生破门行窃案迄今约10天了,管理层不曾联络我们关注案件进展。”陈慧珊曾要求管理层提供其单位的闭路电视录影,惟对方表示闭路电视不是24小时操作,之后还向她徵收80令吉费用。许家进指出,凡是装修或搬家的货车或罗里,在傍晚7点后皆不准进入公寓範围内;惟当天他曾看见一辆罗里就停放在公寓停车场内,令他怀疑该辆罗里就是“贼车”。沙登罪案频频居民忧心民主行动党斯里肯邦安区州议员欧阳捍华指出,儘管警方数据显示斯里肯邦安的罪案率下降,坊间仍频频发生罪案,导致居民人心惶惶。他指出,沙登商业城以攫夺案为主;武吉沙登、大学岭及顺达山庄则常发生破门行窃案。他表示,他已安排沙登警局局长蔡志文与沙登商业城商家及居民,针对治安课题展开对话会。至于此案件相关警员的态度,欧阳捍华则表示,警员或时常接触类似案件,以致见怪不怪。“但身为专业警员,应安抚受害者的情绪,努力侦破案件,令公众对他们的能力信服,而不是散播负面情绪,令民众失去信心。”因此,他呼吁政府儘快成立独立警察投诉与行为不检委员会(IPCMC),以改善警队素质。‧2011.04.23